首页 > 火博竞体app

杭州天价律师费幕后:“捞人”还是骗钱?

发布时间: 2022-08-21 来源:火博竞体app 作者:火博体育登录

  一封写给杭州律协、司法局的举报信,披露出律师沈攀峰以替嫌疑人取保为名,收取240万元“捞人费”的违规行为。

  12月8日,杭州市司法局一名处长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称,司法局正调查此事,会依法依规处理,并向举报人反馈结果。

  在实践中,一些律师宣称“关系广”“包赢”,甚至可以从看守所“捞人”,收取天价律师费,损害司法的公信力。

  记者注意到,此举不仅被行政机关明令禁止,而且近年来已被认为是诈骗。去年,淄博市临淄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公诉了一名收取1200万元“捞人费”的律师。今年8月,淄博市中院终审认定律师犯罪。

  沈攀峰的委托人为胡菲,达观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2019年8月,她因涉嫌“诈骗罪”被东阳市公安局拘留,2020年8月,她因“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东阳市检察院移交法院起诉。

  达观控股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胡菲的前夫杨俊(原名夏竹林)。记者从检察院起诉书上获悉,杨俊等人涉嫌通过虚拟币诈骗他人超过5000万元美元。杨俊将2014万元人民币转账给胡菲,后者用于购置房产。目前杨俊隐匿于海外。

  胡菲的律师黄瑞雪、陈晓薇认为,胡菲是该公司挂名的法人代表,客观上没有诈骗他人的行为,未实际参与公司的经营和管理,更没有参与公司虚拟币的诈骗犯罪。本案中部分被查封的财物是杨俊在实施虚拟币交易之前购置的,部分房产虽于案发后购置,但资金均为杨俊的合法财产。胡菲没有替杨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因此,胡菲家属坚信胡菲无罪。2019年10月,他们找到杭州胜可隆律师事务所主任沈攀峰。后者声称有“公检法的特殊渠道”能为胡菲取保候审,并索取了240万元律师费、“打点费”,以及烟酒、手机等财物。

  然而胡菲一直未能被取保。之后,沈攀峰再次索要760万元“打点费”,承诺一定可以让她取保候审。家属无法满足,要求他返还240万元被拒,随后报警、向杭州律协和司法局投诉。

  近日,胡菲的妹妹胡慧向记者出示多份证据,证实沈攀峰索取了240万元后,并没有为胡菲办理取保候审,而是想继续收钱。

  沈攀峰为取得杨俊、胡慧信任,在看守所会见胡菲过程中了她的照片发给杨俊,并称自己是浙江东阳市人,在东阳“有关系”,一定能让她取保候审。

  杨俊与胡慧认为他能够在看守所违规拍照,在当地确实“有特殊关系”,才信任了他,且告知同案四人家属,一起委托了沈攀峰。杨俊支付了50万元律师费。

  除此之外,沈攀峰还向胡慧索要了两瓶茅台酒、一部苹果手机、10条高档香烟。

  2019年10月14日,沈攀峰与胡慧签订《刑事法律服务合同》,胡慧签完字之后,沈攀峰收回合同一直没有给胡慧。直到胡慧报警,沈攀峰才将合同交给她。

  记者注意到,该合同没有列明收费项目及金额。沈攀峰在收款后,也没有开具任何发票和收据。

  2019年10月17日,沈攀峰向胡慧索要两台苹果手机用于办案,胡慧于12月14日向其快递了一部,沈攀峰短信确认收到。

  杨俊和沈攀峰的通话录音显示,前者要求后者把东阳公安的关系“打点好”,后者说:“这个礼拜我要去东阳的,找他们聊一下。你把费用各方面准备好,我来做这些事情。”

  2019年12月,沈攀峰声称要去东阳“打点关系”。鉴于此,12月2日,杨俊向浙江胜可隆律师事务所转账50万元。

  2019年12月13日,东阳公安到合肥办案。沈攀峰陪同,称当晚要请客吃饭,并通知胡慧准备10条高档香烟、两瓶茅台酒以供晚上请客吃饭用,家属购买烟酒放其车上便离去。12月19日,杨俊再次向沈攀峰打款50万元。

  胡慧说:“2019年12月30日晚,沈攀峰打电话给我说,他请了东阳市公安局局长陈德良吃饭,我姐没事,问题不大的。陈局长同意释放胡菲,说最晚15天内可以取保候审。我们找朋友借钱,房子抵押等筹备款项140万元,打给了沈攀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