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博竞体app

“南京女大学生毕业被害案”将于17日开庭当事人父亲:家里为打

发布时间: 2022-08-17 来源:火博竞体app 作者:火博体育登录

  明天就要正式开庭,而为了这天,李胜夫妇已等待了五百多个日日夜夜。仅是从南京往返云南的机票等花费,他们已付出近20万元,其中10万元是跟亲友们借的。

  “我们什么都可以不要,不需要什么道歉和赔偿,只求法院判处他(洪某)死刑。”12月15日,被害人李某月的父亲李胜告诉九派新闻,只希望法院严惩凶手,除此之外他没有其他诉求。

  此案将于12月17日在云南西双版纳州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被害人亲属及律师将出庭。

  2020年8月4日,西双版纳州勐海县警方发布通报称,失联近一月的南京女大学生李某月确认被害。经过缜密侦查,警方发现李某月的男友洪某(男,24岁,江苏南京人)等三人有重大作案嫌疑。8月3日,在将上述犯罪嫌疑人抓获后,警方在勐海县城郊外山林中找到李某月的尸体。

  通报称,犯罪嫌疑人洪某在南京与张某光(男,21岁,江苏宿迁人)、曹某青(男,20岁,江苏南京人)合谋,在其指示下,张、曹二人前往勐海县,于7月9日晚将李某月诱骗至该县城郊外的山林中杀害并埋尸。

  李胜告诉九派新闻,在女儿失联前,他曾和洪某见过一面。当时女儿带洪某来家里玩,将他介绍给父亲,并表示两人在交往。由于那次是事发前唯一一次见面,李胜没有觉察出洪某的异样。“他们有告诉我是在恋爱中,但是作为父亲也不好在这上面太关心,所以当时没有询问他的个人情况。”他表示,自己当时确实没有想到洪某会做出之后的事情。

  “他的隐蔽能力和反侦察能力很强,包括他欺骗我们,说我女儿和他吵架,拿了他五万块就走掉了。并且他还陪着我们去手机店申请定位,陪我们去派出所报警。”李胜告诉九派新闻,自己非常怀疑洪某是有预谋地杀害了女儿,因为“事发之前他让月月去云南,一路上是通过网络游戏和她进行联系的,而不是用电话或者社交软件,就是为了逃避之后的侦查。”

  在李胜前往云南勐海县寻找女儿后,洪某还曾在电话里告诉他,李某月可能偷渡去了缅甸,并怀疑她在和毒贩等人接触。后来,李胜将这段对话内容告知当地警方,经验丰富的刑侦民警当即表示,洪某有非常重大的作案嫌疑,并且建议李胜将情况向公安部门反映,调查洪某是否在女儿失踪前后到过云南。“这一查才发现,他在女儿失联之前到过云南,但是这一点他始终瞒着我们。”

  以下是和当事人的对线】女儿拿到毕业证书后第6天被男友伙同他人诱骗至山林杀害

  李胜:7月9号出的事,她3号拿到了毕业证书。当时还在学校门口拿着毕业证,拍了张照片发给我们。

  孩子妈妈之前每日都和她在微信上聊天,女孩子嘛,和妈妈比较有线号早上还和她妈妈聊天呢,10号的时候发现她没回消息,11号那天给她打电线号,我们就到南京去找孩子了。

  李胜:在南京的某个小区和其他人合租。认识洪某之前她住在合租的房子里,之后就住在洪某的房子。

  李胜:我们完全不知道,如果要是知道她可能在云南,也不至于一直到17号,等公安机关通知,我们才知道女儿最后的踪迹消失在云南。

  李胜:他一开始就有意地误导我们。在陪我们去报案的时候,对民警说,我女儿和他吵架之后没有联系他,还拿走他五万块钱,可能是出去玩了。

  李胜:是的,当时他陪着我们去手机店,说要帮忙找我女儿的手机定位。最后需要输入手机密码的时候,他说自己不清楚。之后又陪着我们去派出所报案。其实他当时已经知道我女儿被害,却一直陪同我们,配合我们寻找。

  李胜:他非常擅长用欺骗性的手段,他当时让我女儿去云南,没有用电话或者微信聊天的形式,他通过网络游戏中的一种叫房间的东西,和我女儿交流,叫她去某某地方。所以公安机关没有找到9号之后的通话记录。

  而且他作案用的工具都是指挥其他人去盗取,然后用于作案。据我了解,他到案后还拒不承认此事,想把责任往另外两个人身上推,说不关他的事,是另外两个人要杀的。

  李胜:是的,我当时很不理解。因为洪某这种思维缜密,处事冷静的人,实在不像是有精神疾病的样子。虽然我尊重他们提出精神鉴定的权利,但是我并不相信他们在有精神疾病的前提下还能指挥两个正常人去杀人。这是不符合常理的。

  李胜:据我了解,这个申请应该是没有成功。10月21号我从法院的相关人员那了解到,这个精神鉴定申请没有被通过。不知道最后有没有通过,这几天应该是不可能通过的吧。

  李胜:有,我们在云南勐海县的打洛镇派出所也报了案,那个小镇是中国最后一个靠缅甸的口岸。当时我们把洪某曾经的表现,特别是他引导我们去境外找人,还把我女儿和毒贩等人联系起来的事情告诉民警。

  那个办案民警当时很明确的指出,说这个人有非常重大的嫌疑。然后就叫我们到公安局再去查,后续果然查出他曾经在出事前到过云南,他此前一直瞒着我们这件事。

  李胜:记得,那是2020年的6月21号。在我女儿出事之前,我们就见过一次面。他到我们家里来,以我女儿男朋友的身份。

  李胜:感觉他是很正常的一个孩子,加上他父亲是司法部门的公职人员,我们没有想到他之后会与人合谋要杀害我女儿。现在回想,他应该是善于伪装,一直没在我们面前露出线万元,拒收对方赔偿,只求严惩

  我觉得他们说的都很虚伪,目的不就是为了让我们表示谅解,取得谅解书嘛。我们不可能为了赔偿就去谅解他们。

  她妈妈现在难过到无法工作,每次女儿生日和她生日,都让她想起从前,第一个说生日祝福的人永远是彼此。我为这个事情奔波,工作那边也只能多次请假。还在大家都知道我家里出了这个事,所以他们也都能体谅我。

  我们的态度很坚决,除了判处死刑之外,我们不接受其他任何的道歉或者赔偿。这个事情我们已经等太久了,太漫长了,久到对我们精神上也是一种折磨。希望这次可以一锤定音,听到我们想要的判决结果。